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
2017-09-22 09:27:17 作者: 【 】 浏览:558

19458月,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。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

抗战结束后,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头等重要问题,就是如何建国和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。中国共产党代表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,在日本宣布投降后不久即公开发表了《对于目前局势的宣言》,指出抗日战争胜利后,“摆在全民族面前的重大任务是:巩固国内团结,保证国内和平,实现民主,改善民生,以便在和平、民主、团结的基础上,实现全国的统一,建设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”。完整地提出了和平民主团结的建国总方针。中国共产党的这一主张,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积极支持和拥护。

但是,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却积极准备内战,妄图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力量,把中国引向新的黑暗。内战危险迫在眉睫。在上海,国民党的“接收”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劫收”,政府继续实行独裁专制,剥夺人民言论、新闻、出版等基本自由权利。随着“接收”大员到上海的,还有横行霸道的美国士兵,充斥市场的各种美货。国家主权被侵犯,民主尊严被践踏。所有这一切,使刚从日本帝国主义铁蹄下解放出来的上海人民,又一次陷入暗无天日的悲惨境地。

为了国家前途、民族希望,为了自己的生存,人民必须立即行动起来,反对蒋介石的反动政策。因此,一个反对内战、反对独裁、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的群众性爱国民主运动就在上海迅速展开了。工人发动工潮,学生举行罢课,各界群众纷纷集会,抗议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。随着运动发展的需要,代表人民正义呼声的进步报刊杂志如《周报》、《民主》、《文萃》、《昌言》及《文汇报》等,冲破当局的封禁,先后创刊发行。文化界的进步人士通过这些刊物,大量发表文章,抨击和揭露国民党当局的种种弊政和罪行,鼓吹民主和平,鼓励群众起来斗争。文化界民主人士的宣传鼓动,有力地推动了上海民主运动的发展。

当时,代表人民正义呼声的进步刊物的大量创刊发行,是上海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。其中《周报》和《民主》两个刊物以其创刊早、发行量大、内容丰富、观点鲜明而受到市民群众的欢迎。由唐弢、柯灵主编的《周报》创刊于19459 8日,是抗战胜利后上海众多进步杂志中创办最早的刊物。《民主》于同年1013日出版,主编郑振铎。该刊实际由生活书店主办,书店经理徐伯昕给了该刊巨大的支持。马叙伦是这两个刊物的热心支持者和主要撰稿人。他是“支持《周报》最力的前辈”之一,又是《民主》的编委。在这两刊物的周围,还聚集了一大批文化界的知名人士如周建人、林汉达、许广平、李平心、傅雷、严景耀、董秋斯、罗稷南及郭沫若、柳亚子、宦乡、夏衍等。他们经常在刊物上发表文章,揭露国民党当局的罪行,抨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,大声疾呼并鼓动群众起来争取和平民主。其中马叙伦尤为激奋,几乎每期都发表署名文章。这样,不期而然马叙伦就成了这些主要撰稿者的领头人。为了互通消息,及时研究时局,商讨斗争策略,《周报》、《民主》以及其他一些杂志的主编和主要撰稿人,就经常相约聚会座谈。后来他们定期每两周在原联华银行八仙桥分行(现西藏南路26号)的会议室碰头聚会,分析时事,商讨出版事宜和斗争策略,这些人的联系日益密切,关系也相对稳定,于是形成为一支有一定影响力的爱国民主力量队伍。

另一方面,地下党员王绍鏊以及陈已生、谢仁冰、刘树梅、张纪元等人,早在抗战期间就经常在谢仁冰家秘密聚会,讨论抗日救国之计。抗战胜利后,王绍鏊按党组织指示,又扩大联系了赵朴初、林汉达、梅达君、曹鸿翥、朱绍文等一大批民主人士。他们定期集会座谈,分析国内外形势,揭露和批判蒋介石祸国殃民的罪行,学习研究共产党的主张。一天,王绍鏊写了一篇上蒋中正的意见书,主张先民主而后统一,反对先统一而后民主,征询大家的意见,然后在上海爱国民主人士中广泛征集签名。这篇文章也传到了马叙伦手中,他看了之后,颇有同感。经双方共同的朋友谢仁冰介绍,他与王绍鏊会面,两人就此经常往来,志趣相投,对时局的看法和主张都很一致,于是,上海的文化教育界、新闻出版界的爱国民主力量,和工商界的爱国民主力量得到了结合并开始协同作战。

共同的奋斗目标,现实斗争的需要,使这两支队伍走到了一起。双方首次聚会在北京西路的广和居楼上。马叙伦方面有郑振铎、傅雷、唐弢等,王绍鏊方面有林双达、谢仁冰、张纪元等。以后范围逐渐扩大,许广平、周建人、赵朴初、徐伯昕、柯灵、梅达君、李平心、曹鸿考、刘哲民、冯少山等先后加入,地点也从广和居移到八仙桥青年会礼堂。他们不仅一起座谈时局,而且开始携手联合战斗。他们利用《周报》、《民主》、《文汇报》等阵地,联合发表文章,申明共同的政治主张。在以《民主》编者名义发表的《我们的主张和态度》一文中,他们大声疾呼“和平奋斗救中国”,并提出实现民主政治、制止内战、压抑物价、惩处汉奸等五项政治要求,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对美国政府怂恿蒋介石内战的对华政策, 194512月中旬,马叙伦、王绍鏊利用马歇尔来沪之机,联络郑振铎、林汉达、徐伯昕、周建人、许广平、严景耀、唐弢、柯灵、傅雷、周煦良、李平心、郑效洵、谢仁冰、罗稷南、董秋斯、冯宾衔、张纪元以及文化界其他爱国知名人士共六十一人联合发表了《给美国人民的公开信》,呼吁美国人民反对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,希望他们“给我们以高尚的同情和援助,让我们制止内战,实现民主政治,克服目前的危急的难关。”这封信公开表明了这两份民主力量的合作。

联合作战显示了集体的力量,对当时民主运动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。因此,一些参加座谈会的同志,分别提议或写信给马叙伦和王绍鏊,希望成立比较永久性的组织,以便长期共同战斗。

后来,经过协商研究,双方一致同意成立一个统一的组织。这个组织以促进民主政治的实现为宗旨.取名为“中国民主促进会”。

19451230 日,中国民主促进会在上海爱麦虞限路(今绍兴路)中国科学社正式宣告成立。出席成立大会签到的有26人,他们是:马叙伦、王绍鏊、林汉达、周建人、徐伯昕、赵朴初、陈巳生、梅达君、严景耀、雷洁琼、谢仁冰、冯少山、万景光、曹梁厦、张纪元、柯灵、李平心、陈慧、宓逸群、刘大杰、李玄伯、马木轩、徐彻、徐相任、章惟华、胡月城。马叙伦担任会议主席,他首先向大会报告了发起该组织的原因和经过,说,纵览目前国是,非促进民主不足以建永固之国基,经各方交换意见后,认为有组织团体以谋群策群力之必要。取名为民主促进会是要发扬民主精神以促进中国民主政治之实现。大会一致通过了马叙伦的报告。

这次大会作出了四项重要决议:一、一致决议本次集会为本会的成立大会;二、一致通过本会简章;三、原则通过本会对时局的宣言,同时继续广泛征求意见,由理事会修改后立即公开发表;四、决议本会暂设理事十一人,常务理事三人,并决定在理事会未选举产生前,会务由马叙伦负责,王绍鏊、严景耀、陈巳生三人协助。

大会通过的中国民主促进会简章,明确规定了民进的性质、任务和组织原则。简章指出:中国民主促进会“以发扬民主精神推进中国民主政治之实践为宗旨”,“凡各界无党无派人士赞同本会宗旨,经会员二人以上之介绍,理事会通过,得为本会会员”。简章规定民进的最高权力机关为会员大会,同时设置理事和常务理事,分别负责执行会员大会决议交办事项和本会经常事务;“理事会理事由会员大会选任罢免,常务理事由理事互推产生”;“一切本会之意志表示,概由会员大会决议”。简章规定了纪律:“会员如有破坏本会名誉或违反本会宗旨之言论与行动者,经会员二人以上之提议,由会员大会通过,得取消其会员资格。”

从此,中国民主促进会以一个有纲领、有组织、有纪律的革命政治组织,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,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

 
上一篇:中国民主促进会章程 下一篇:没有了